权小四

更新不定期。cp吃火影六件套,全职,瓶邪,家教,上瘾,其他乱炖,柒个我/月臻,最近沉迷吸猫。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老规矩,复制粘贴懂得啦↑)

当沈亦臻身着戏服登上戏台子的时候,崔皓月的目光不免还是被吸引了过去,他并不是第一次看沈亦臻的扮相,早在沈亦臻跟着戏班子四海漂泊的这大半年,每到一处落脚地便会有人传消息到自己耳中,一场戏也没落下过,却也不让他知道,只是派人安排的隐蔽。

他承认,不想别人瞧见沈亦臻的这副模样。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最恰当不过。

沈亦臻站到戏台正中央的时候,目光下意识地扫了台下所有人一圈,心中默默将在座的每个人相貌长相都认了一遍,确定同那些人给的纸条是一致的这才拎了拎颇长的水袖,叹了口气。

“丽质天生难自捐,承欢侍宴酒为年;六宫粉黛三千众,三千宠爱一身专——”
既是独台戏,自然不能同平常一样,沈亦臻动作愈发小心。

……
“娘娘酒还不足,脱了凤衣,看大杯伺候——”
“既然是贵妃醉酒,当然可不能只是随便了事,来人给我们贵妃娘娘呈上。”

崔皓月存心想让沈亦臻难看,他的声音突兀地响彻整个大院儿,带着戏谑。
沈亦臻挥动的手微微一顿,本想以清水代酒却未曾想过崔皓月会开口让人呈酒而上,耳边是那些所谓军官暗暗的嗤笑声。
沈亦臻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崔皓月激怒气的发抖,但是他得忍着,再大的委屈他也得忍着。接过下仆呈上来的酒杯,杯中液体倒映着沈亦臻一双招子清清楚楚,一饮而尽后复又开口。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

崔皓月在席间一直没有言语,这句词也还没唱完他便突然起身离开座位,信步朝着后院去了。
沈亦臻没有停下来,只是看着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才收回视线,接着表演。

结束时沈亦臻刚下台子衣服也没换,有个小厮上前跟耳畔悄声说了一句,大帅在后院喝酒。
没过多做停留,他便被领着去了后院。

不得不承认帅府里的后院打理得很好,各色的花也都正鲜艳,一路花团锦簇到豁然开朗,沈亦臻瞧见了一个湖以及湖心中的亭子。
身边的人不知何时消失了,沈亦臻远远看着独自喝酒的崔皓月也不说话。
沈亦臻原以为就会这么过一夜,似乎是酒喝完了,崔皓月才似有发现他一般回头望了过来,用着不大的声音叫了一声。

“沈亦臻,你能唱戏给我听吗。”
就给我一个人。

“…好。”
沈亦臻愣了一会儿回过神轻声应了一句。
觉得有些难过。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