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小四

更新不定期。cp吃火影六件套,全职,瓶邪,家教,上瘾,其他乱炖,柒个我/月臻,最近沉迷吸猫。

一个故事【合志放文】

在这座奢靡的城市中,真实地存在着这样一种生物,他们夜晚出行,白天则隐于暗处,喜欢在酒吧或是阴暗的巷子这些地方出没。
他们就是传说中的血族。
俗称吸血鬼。
在一处别墅内正上演着十分香艳的一幕,因为浴室升起的水雾,所以只能隐约可见两个交缠的身影。
“柱间,来吧,狠狠地嗯…干我,”斑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衬衫,跨坐在柱间的身上用大腿轻轻摩擦着柱间的某处,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墨色的眼睛微眯,伏在柱间耳畔声音轻轻地吹了口气,邀请亦或是蛊惑,“来吧,尽你所能的弄痛我。”
因为水的关系,以往卷翘的头发也乖顺地垂着,而那件衣服就这么紧紧地贴在斑的身上,将斑的身形勾勒的无比清晰,柱间看着眼前人的样子觉得下腹像有火一样,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他也感觉闻到了来自面前人的淡淡的,无与伦比地,只属于宇智波斑的味道。
不自觉地伸手想触碰斑的脸,却被斑抓住手腕轻脸颊蹭了蹭继而咬住了柱间的手指,那双墨黑的瞳孔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
柱间的心猛地颤了一下,除了指尖传来轻微的刺痛,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的感觉在心中升起,柱间并不讨厌,甚至是迷恋,迷恋宇智波斑所带来的这种感觉。
“斑…”柱间望着斑半响才哑着嗓子说道,眼神充满浓烈而炽热的恋慕。
「我爱你。」

“哥哥…哥哥!”
“嗯!怎么…泉奈?”斑听见泉奈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看到自家弟弟黑的可以的脸,猛然发现自己刚才在发呆。
就在两个月前,因为某些原因,斑是血族的身份被突然出现的千手扉间识破了,然而让斑没想到的是柱间的身份不仅仅只是个教堂的小小神父这么简单,让不少血族闻风而逃的千手扉间的哥哥,著名血猎组织“SEN”那个与斑在暗处交过很多次手的神秘的,下一任会长。
就这样斑回到了血族,这件事斑并没有与任何人说起,包括弟弟泉奈。

“哥哥!”看到斑明显又走神了了什么?”斑有些尴尬地瞄了泉奈一眼,见泉奈看过来又马上移开视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唉…”泉奈叹了口气,有些头疼的扶额,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是说,关于哥哥你的计划,有合适的人选了吗?毕竟这关系到这次的千年战役,不能出现万一……”
“我宇智波斑,绝没有万一。”斑眯起猩红的瞳孔,将手交叠着放在翘着的腿上,眼里突然闪
过一丝阴狠,面上依旧不动声色的带着微笑,“嘛…”
“嗯?”泉奈有些好奇地看向斑。
“当然有一个,让他们措手不及的人,”斑慢慢蜷起手指触碰到了位于左手掌心的黑色月牙形印记,对这个之前突然出现的印记起了警惕之心。这种类似诅咒的东西…能神不知鬼不觉把它下到自己身上,还让自己觉察不到的,不会是……斑的瞳孔骤缩,闪过几丝冷漠,“没想到啊,真是…呵。”
泉奈看着斑突然阴狠起来的样子吓了一跳,听见斑的自语,有些疑惑地想要问清楚,就看见斑皱着眉头挥挥手示意自己出去,无奈只能简单嘱咐斑几句就离开了房间。
轻轻地把门带上,转身泉奈目光也冷了下来,唤来火核交代完事情后,就独自离开了血族,他要去弄清楚一些事,一些关于斑的事。
房间内,斑思绪飘忽,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背影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看不清脸,只记得他说——
“□□□,我不会让你肆意妄为的,以六道的名字起誓。”
“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
“我的后代,将会让我重临现世,以撒旦的名义起誓”
“你…终将会成为我的所有物,我亲爱的弟弟,阿修罗。”
斑回过神来皱着眉,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幻觉。

“大哥!”扉间有些恼怒地看着面前的柱间将文件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皱着眉语气略带担心道,“你必须去让桃华看看那个东西!万一有个什么该怎么办?!”
“没事,不要担心我啦,”柱间坐在办公桌前,笑的没心没肺的晃了晃右手,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有一个白色的圆日印记,“到现在为止,我不也好好的吗?再说了,这也有可能是斑给我留下的印记,所以…”
“所以,我更不可能让你留着!”扉间听见柱间这么说更是火冒三丈,用力一拍桌子打断了柱间的话,看着面前的人抖了三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大哥,你最好认清楚现实,血族和血猎之间上千年的斗争,已经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你也看见了,宇智波斑知道你身份时的态度,这个印记是那之后才出现的,我们有理由怀疑宇智波斑给你下了某种诅咒会对你不利,你比我们要了解宇智波斑,你觉得他会不计较你的欺骗吗?

「真是厉害啊,千 手 柱 间,连我都…」
「被你骗的团团转呢。」

“我…没想要欺骗他。”柱间听到扉间的话急忙反驳着,脑海中突然回荡起宇智波斑离开前说话时的样子,笑容僵在脸上,声音慢慢变小语气中满是苦涩,眼神显得极其颓唐。
“他会相信你吗?”扉间看着柱间,开口便抓住了重点。
柱间不说话了,斑的性格他最清楚,他一定不会相信自己的。
“大哥,你好好想想吧。”扉间看着自家大哥这个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最后将门带上了,徒留下房间里双目放空的柱间。
“哥哥…”
“!!!”柱间猛地抬起头环顾了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房间里至始至终只有自己一个,不禁疑惑地抓抓后脑。
刚才那是什么…的确是有人在说话啊…奇怪…

每当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城市的角落就会有“人”出没。
黑暗的巷子里传来了重物倒地的沉闷声,紧接着一个“人”出现在灯光下,如果忽略嘴角沾染的血迹。很显然,这是一只刚进食完的血鬼,是吸血鬼中最低贱的物种,只靠本能驱使。它随意地擦了擦嘴角准备离开,突然止住脚步猛地回头眼睛紧紧地盯着刚才的巷子,眼里满是戒备以及…深深的恐惧,安静巷子里突兀的闪过一丝火光,伴随着摩擦打火机时发出的金属音的脚步声,时隐时现的火星随着脚步移动。
在巷子的尽头,一个的身穿长风衣的银发蒙面男子从巷子里走了出来,手机拿着一个打火机,看样子与一个普通人无二,即使这样那只血鬼依旧没有一丝放松。
血鬼的本能告诉它,眼前这个笑眯眯的蒙面男子,是个极其危险人物。
“找到你了,”墨色眼睛隐隐有变成血色的样子,就这么直直地看着那只处于戒备中的血鬼,伸出手对准那只血鬼,那只血鬼也发现事情不对劲,拔腿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最终强力的空间压力将那只血鬼碾成了粉末,男子慢慢地收回手弯起血色还未消散的眼睛,“血鬼先生。”
“卡卡西前辈,”不远处一个身材矮小披黑色斗篷的人慢慢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没吃完的一串丸子在吃着,“处理好了?”听声音是个少年。
“嗯,我们走吧。”卡卡西点点头,转身抬步就要离开。
“卡卡西前辈,等等,”少年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努力地咽下了最后一口丸子,开口叫住了正欲离开的卡卡西,“止水似乎找到了…他的行踪…”
“你说的…”卡卡西觉得他的手有些抖,看着少年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哑着嗓子道,“你确定吗…”
“嗯,止水也是经过再三确认才告诉我的,本来我不打算说的,”少年看了眼手中光溜溜的竹签,心里有点惋惜几下就吃完的丸子,接着说,“因为他已…欸,前辈先别…走…听我说完啊…”抬起头的时候,黑漆漆的巷子就只剩下一个自己了,无奈地叹口气,“果然就不该说的。”
「鼬,你不是很清楚吗?对于那个失踪这么久的血族,卡卡西前辈肯定会回去,自从他以血族的身份加入SEN后,想他死的血族不在少数,而且前辈要是万一开启了那个,他的身体会崩溃的。」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觉得更应该告诉前辈啊,万一开启了结果也许会不同呢,毕竟前辈他…”名为鼬的少年看了看卡卡西消失的地方,拉低了帽檐遮住表情低低的笑了起来,“可是比你想的要顽强很多啊。”

黑色的丝质布料包裹的手指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再拿起来的时候就沾了一些灰尘,手指的主人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身着一件黑色皮衣站在桌子前用手细细摩挲着桌子,不说话。
“嘭——”门被大力撞开,发出极大的声音,激起了这座沉寂庄园的尘埃。
卡卡西进来的时候,里面的摆设如同千年前那样,安安静静地放在原处,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除了上面细细的灰尘。卡卡西环视周围一圈,最后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盯着某处看了很久,突然笑起来,“我会找到你的,绝对。”
转身离开,仿佛找到希望一般,不再迷茫的旅人踏上了新的道路。
白色面具的男人站在桌子旁,瞥了眼已经关上的大门,才皱着眉转头盯着桌子上未消除的的指印看了很久,抬手正欲抹掉,突然——
[斑,你的计划…]脑海中传来某个声音。
[啰嗦。]男子不耐烦地打断那个声音,消失在暗处。

“居然打的是这个算盘吗…可恶!”泉奈舔了舔嘴角边的血,皱着眉头捂住胸口的伤,心里期望着血族的治愈能力能快点愈合伤口,“啧…刚才攻击我的血族走狗内有血猎么…能力居然都被封住了不少,为了抓住我还真是什么都不顾了呢…
“必须…回去报告斑哥才行…”这么想着泉奈加快了移动速度。
快点,再快点…

扉间正因为任务的关系在这座林子内游走,就在此时,他看见了一个,他以为一生都不会再遇见的人,不血族。
“…宇智波泉奈?”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跑来,扉间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脱口喊了出来。
泉奈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抬头就看见千手扉间的那张脸,不禁诧异道,“阿…千手扉间?你怎么在这里?!”
“…我,”说什么呢?说我在这个离血族聚集地十分靠近的地方野炊?旅游?想着想着扉间的思绪就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是的,千手扉间人生第一次走神,虽然只有几秒钟。
「以后你离这里远一点,被血族看到的话,就不只是被吸干血这么简单了。」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强装严肃的白团子这么对自己说话,扉间呆呆地看着他。
“啧,算了,喂…”泉奈见扉间莫名的呆愣,一脸“MDZZ”的表情,本来可以现在就动手杀掉他的,但是…追兵还在后面,正想着叫他离开,就被人打断了。
“宇智波泉奈,你还想到哪里去?”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泉奈的话,紧接着出现了一些类似手下的血族,看着不弱,但声音的主人并没有出现。
扉间猛然回过神来,只见面前站了一些血族,于是就抽出武器与他们对峙着,然后他发现,他们的目标是,宇智波泉奈。
“哼,没想到宇智波一族的长老会居然会有这种想法,”泉奈试着调动体内的魔力,不行完全没有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地冷笑,“所以你们这是为了始祖因陀罗大人和SEN的人结盟了?
“当然不是了,”声音的主人笑了两声,话语里显得有些得意,“因为希望因陀罗殿下回来的,可不止我们宇智波一族,SEN那边…”他突然不说了。
“…SEN那边…”说着泉奈回头看了扉间一眼,在得到扉间疑惑的眼神后,有些不确定了,到底SEN那边还有谁会执着于因陀罗的回归呢?
扉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一件事无法掌控,听着那边的对话,他更不懂了。因陀罗众所周知是血族的始祖,宇智波的先祖。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人物,要如何回到现世呢?当然是提前找到一个合适的容器,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SEN里居然有人会想要血族始祖复活。会是谁呢…扉间陷入了思考中。
“是…”泉奈本想开口套些话,但声音的主人却闭口不一了自己的手下。
扉间看着那群血族冲了过来,立马举着武器眼睛警惕地盯着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千手扉间啊…”泉奈看着那些即将冲过来的血族,突然笑着出声了,“我们好像很久都没一起战斗过了呢…你说呢?”
“啊。”扉间应了一声,做出了战斗准备。
“上吧。”伤口的痛楚让他现在十分清醒,泉奈看了一旁做好战斗准备的扉间,没来由得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啊。

空旷的大厅内,一个白色面具的男人单膝跪地,将头微微垂下,道,“一切都准备完毕,只要您的一句话,随时都可以开始计划。”
尽管他的眼里没有任何情绪,但是声音显得十分恭敬。
“干的不错,斑。”大厅主座上坐着一个男人,一个让人熟悉却陌生的男人,红色的眼妆配上猩红的眼眸以及那艳丽的花纹无端让人觉得这个人,他就是王,睥睨天下的王,“那么就——”
“开始吧。”
“是的。”
因陀罗大人。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唰——”鼬拉上了窗帘。
“怎么了,鼬?”一个头发微卷的男人听见拉窗帘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向鼬询问道,“要下大雨了?”
“嗯…不,”鼬看了他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要变天了。”
“是么…要变天了啊…”男人听见这句话喃喃着,继而又冲着鼬招了招手,鼬不明所以地走过去,结果男人伸出两只手指点了点鼬的额头,看着鼬捂着额头气呼呼的脸笑了起来,“嘛,现在这也与我们无关了,你还有我呢。”
“嗯。”鼬难得面无表情的脸微微发红,小弧度地点点头。

“会长,这是血族那边的传信。”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交给柱间后,默默退出房间,走前轻轻地带上了门。
“斑,你到底…”柱间看完信之后,一脸复杂,将信纸放回桌子上,叹了口气似的,喃喃道,“我好像看不懂你了…”
「以后我们一起破除掉千年战役这个法则吧。」
「约定好了哦!」
这可是你说过的,为什么先违反的是你呢?
[哥哥。]
脑海里又传来这个声音,柱间感觉到一阵眩晕,不禁伸手撑住额头,双眼睁得很大,嘴唇颤抖着,很快柱间觉得这个身体不像是他的一样,嘴唇动了两下,艰难地吐出出几个字,“哥…哥哥…”
突然他感觉到手掌心的那个圆日印记隐隐发烫,并且伴随着一股痛感在蔓延,不一会儿就发现自己能控制身体了,柱间感到很庆幸以及一丝后怕,刚才那种感觉他不想再尝试第二遍了。这么想着他轻轻触摸着手掌心的那个还在隐隐作痛的圆日印记,眼里满是温柔,“斑,这回真是帮了大忙啊。”
“那么,”柱间猛地站了起来,眼里有着之前从未有过的坚定,“这次就让我…我们来终结这个法则吧。”

“喂,”泉奈在用尽魔力之前杀死了最后一个血族走狗后,脱力地倒在地上,被血猎武器伤到的伤口发出撕裂般的痛楚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泉奈,他的生命还走在崩溃边缘,扭头看向一旁靠着树的扉间嘲讽地开口问道,“死了没有啊。”
“哼,”扉间不屑地撇开头,“肯定比你晚死。”
泉奈没来由的说了一句,“阿扉…”
“嗯?”扉间顺口就接过话头,愣了一下,发现不对,宇智波泉奈貌似…还在受伤了,我要不要…扉间
「从今天开始,你是宇智波泉奈,而我,是千手扉间。」
然后泉奈半天没说话,气氛显得十分尴尬,扉间正想着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的时候就听见,泉奈喃喃道,“扉间…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血月,你在血族看的还少…等等不对,不是月亮…”扉间寻着泉奈的声音望过去,愣住了。

一轮满月悬挂在空中,在血色映照下发出猩红的色彩,而映衬满月的,是那一个个充满魔力的魔物。
张大留着涎水,饥不可耐的獠牙,期待着能够啃食血肉,饱餐一顿。

“等下可是一场恶战呢,带土你…”卡卡西擦拭着手中的白色刀具,弯起红色的眼睛瞥了一眼某处,“就不出来见见我吗?”
“真不愧是被誉为‘雷神之刃’的血族旗木卡卡西啊。但…”一个低沉沙哑却毫无起伏的声音出现在卡卡西耳畔,“我可不是你口中所谓的带土,我叫,斑。宇智波斑。”
卡卡西听见那人说的话,明显愣了一下,颤了颤嘴唇,“宇智波…宇智波斑?不对,你的气味是不会骗人的!”
“呵,”斑冷笑一声,掸了掸肩上的灰尘,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并不记得,之前你有认识我,的从但现在,你…就是我的,猎杀目标。”
呆愣过后,卡卡西依旧是那个懒洋洋的笑,只是笑的有点疼,“忘记了么?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下,我叫旗木卡卡西,直到遇到你之前是个人类。”
“旗木卡卡西,今天本大爷就让你去撒旦。”斑的眼神充满阴翳。
“带土真是无情啊,”卡卡西语气略带哀怨地盯着他,“就这么想要杀掉我吗?”
“…少废话。”斑看到卡卡西的眼神,身体本能告诉他不能对那人下手,但是…大人的命令高于一切,这么想着,斑突然快速向着卡卡西袭去。
“带土…”卡卡西躲开了斑的攻势,顺手将血猎武器,两把特殊自制手枪,瞄准,射击。
“就让我来,唤起你的记忆吧,带土。”

“斑!”柱间站在最前方一眼就瞄到了正在向这里走来的斑,有些激动地喊出口。
“阿修…千手…柱间。”斑面无表情地慢慢走着,于是红色的眼妆让人无端觉得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斑,你怎么了?”柱间感觉到斑的不对劲,开口询问道。
回答柱间的是一个紫色的能量球,柱间堪堪躲开,眼神并且有些疑惑。
“来吧,阿修罗,这一次,你只会是我的,”斑的眼神充满了贪婪,望着柱间勾起一抹恶劣的笑。
“斑,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我…”柱间看着斑,一字一句地说着,“绝对会解救你的,绝对!”

“然后呢?然后呢?他们怎么样了?卡卡西老师快说。”一个金色刺猬头的小孩子趴在银色头发的男人腿上,一脸“快说快说,我还要听”的样子。
“嗯…然后呢,柱间就和斑大战一场,因为始终对斑有所保留,当时已经被因陀罗的意志所支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掌心印记关系,两人不仅没有杀掉对方,还帮对方挡下了许多的伤害,但是…”卡卡西说到这里,伸手揉了揉男孩的头,笑眯眯地说着,“当时因陀罗已经控制了几乎所有的魔物,柱间也明白他们两个之间必须要有一个结束,最后在无意间解开了阿修罗的印记,于是两人展开了一场旷世决战,然后柱间倒下了。”
“为什么他们能杀死对方啊?不是有互相保护的印记吗?”男孩不解地询问。
“这个么…”卡卡西顿了顿对男孩说着,“那是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互相保护,只是他们两个人,不想对方死而已。”
“那,其他人呢?”
“那场战争中,泉奈和扉间也…牺牲了。”卡卡西似乎回忆到了什么,眉宇间都带着难过。
“那你和堍叔呢?他不是还在呢么?”男孩见卡卡西这个样子就瞬间转移话题,“你们不是还在呢么。”
“这个么…”卡卡西听见男孩说起这个也是一脸无奈,“不能说哦,秘密。”
“老师真狡猾!我想听完的说!”男孩不满地抗议。
卡卡西微笑着看了一眼窗外,扭头对男孩说:“鸣人?那是你的朋友吗?”并且还伸手指了指。
男孩,鸣人顺着卡卡西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黑发男孩。
“佐助!”鸣人看到那个男孩后就忘记向卡卡西纠缠那个故事的后续了,冲着佐助招了招手,佐助听见了鸣人的声音,于是侧头,很不屑地看着他,“哼,吊车尾的。”
“我跟你说,我跟你说,卡卡西老师编了一个超带感的故事啊我说,”鸣人跑了过去,对着佐助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哼,无聊。”
“哪里无聊了嘛我说!”
“切。”
“喂喂,佐助你不能这样我说!别走啊!”
“白痴吊车尾,你再不来我就真的走了。”

“嘛,今天天气也蛮好的。对吧,带土。”
“嗯,咖啡厅要开始营业了吗?”
“开始吧,今天也请多指教啊,带土。”
“烦死了,我知道了。”

Fin

要是看到有错的地方,可以跟我说一声,接下来我就要备考去了,晚安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