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小四

更新不定期。cp吃火影六件套,全职,瓶邪,家教,上瘾,其他乱炖,柒个我/月臻,最近沉迷吸猫。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老规矩,复制粘贴懂得啦↑)




和自己预料的不太一样,并没有想象中的各种惩罚,仅仅只是让他呆在住的房间内不让随意走动而已。

已经很好了。

沈亦臻总归是为这安排松了口气,不管是崔皓月还是别的什么人,他都不愿去伤害他们,任何人。

沈亦臻仅仅认为只是如此。

望着桌上整齐摆放的凤冠戏服,沈亦臻气的直发抖,指甲紧紧抠住床沿发出刺耳的声音。

就在刚才,崔皓月带着一干下人进了这间房,将东西都放到桌上了,这才走向沈亦臻俯身在他耳畔说了这么一句话。

“为了庆祝本帅成功攻入平息,今晚就有劳臻先生了,希望您能好好唱。”
“当然,可别丧着一张脸像现在这样。”

意味深长。

言罢便又带着一众人离开,独留下呆愣的沈亦臻。

『唱戏的和卖笑的有什么区别?』
『既然你这么喜欢笑。』
『那就笑个够吧。』

沈亦臻花了半个青年时期同崔皓月这么耗着,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崔皓月眼神中的含义。

沈亦臻,你要忍住。
不能意气用事,不能辜负了他们。

沈亦臻深吸了一口气,颤着的手伸向了桌上。

崔皓月坐在大厅的主位上,指尖敲击着扶手显露了他的焦躁与不耐。

〔小月,你听我说!哥哥我以后会成为最好的旦角儿!〕
〔沈亦臻,你不想成为父亲那样的军人?〕
〔…我才不要,我想去唱戏!〕
〔那,你要离开我吗?〕

指尖动作骤停,手掌脱离扶手时,依稀可见扶手上扭曲的掌印。

〔当然不会了,我学成归来就只唱给你听!〕
〔真的?〕
〔哥哥还会骗弟弟你不成嘛。〕

沈亦臻,你这个骗子。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