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小四

更新不定期。cp吃火影六件套,全职,瓶邪,家教,上瘾,其他乱炖,柒个我/月臻,最近沉迷吸猫。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复制粘贴懂得啦↑)

沈亦臻同意了。
戏班子里大都是些可怜人,没什么一技之长,全靠着这戏班子混口饭吃。

崔皓月是冲着他来的。
这个理由就足够沈亦臻不得不答应,崔皓月能干出什么事来,他一直都很清楚。
就像当年那样。
沈亦臻回想起过去下意识颤了一下。
他是不愿其他人受到伤害的。

班主临走前带着大家伙来看他,最小的孩子莲儿见着他也窝在班主怀里哭个不住,沈亦臻只是上前哄拍两下那瘦弱的小肩膀,环顾将所有人都看了个仔细,嘴角依旧是浅浅地弯着。

目送所有人的身影出了城门渐渐淹没在风沙里,沈亦臻深吸一口气,是干涩令人作呕的腥味,强把心中情绪下压。
该回去收拾东西了。
脚步转过来还未抬动半步,骤停。

崔皓月望着眼前这人,不知该如何动作。
他仅仅做了一个常做的事,上前抱住了沈亦臻。
沈亦臻身上有股不知名的香味,很淡,崔皓月说不上来是什么,只是觉得很好闻。不觉凑的近了一些,成功引得怀中人身体一僵。
“沈亦臻。”
嗓子哑的难受,崔皓月低低地唤了一声,失而复得后还无尽的想念带着淡淡欢喜。
沈亦臻觉察不出的。
只是颤。
像是被恶鬼捏住了咽喉。

崔皓月的眼神暗了下去,这才注意到他抓着的沈亦臻的左手,正紧紧攥成拳头。
“手,接的不错。”
来回翻弄着沈亦臻的左手腕,略用力按了按手腕中心,随即听到他的痛呼,崔皓月送开了沈亦臻,目光带着凉意。
“离家半年在安和进了这戏班子到现在,好玩吗?”

沈亦臻猛地一抬头,崔皓月嘴角正扭着笑,仅仅只是一个笑容,却让沈亦臻充满恐惧。

他要让沈亦臻知道,他不管离家做了什么。
唱戏,漂泊。

他全都知道。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