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小四

更新不定期。cp吃火影六件套,全职,瓶邪,家教,上瘾,其他乱炖,柒个我/月臻,最近沉迷吸猫。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老规矩,复制粘贴懂得啦↑)

当沈亦臻身着戏服登上戏台子的时候,崔皓月的目光不免还是被吸引了过去,他并不是第一次看沈亦臻的扮相,早在沈亦臻跟着戏班子四海漂泊的这大半年,每到一处落脚地便会有人传消息到自己耳中,一场戏也没落下过,却也不让他知道,只是派人安排的隐蔽。

他承认,不想别人瞧见沈亦臻的这副模样。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最恰当不过。

沈亦臻站到戏台正中央的时候,目光下意识地扫了台下所有人一圈,心中默默将在座的每个人相貌长相都认了一遍,确定同那些人给的纸条是一致的这才拎了拎颇长的水袖,叹了口气。

“丽质天生难自捐,承欢侍宴酒为年;六宫粉黛三千众,三千宠爱一身专——”
既是独台戏,自然不能同平常一样,沈亦臻动作愈发小心。

……
“娘娘酒还不足,脱了凤衣,看大杯伺候——”
“既然是贵妃醉酒,当然可不能只是随便了事,来人给我们贵妃娘娘呈上。”

崔皓月存心想让沈亦臻难看,他的声音突兀地响彻整个大院儿,带着戏谑。
沈亦臻挥动的手微微一顿,本想以清水代酒却未曾想过崔皓月会开口让人呈酒而上,耳边是那些所谓军官暗暗的嗤笑声。
沈亦臻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崔皓月激怒气的发抖,但是他得忍着,再大的委屈他也得忍着。接过下仆呈上来的酒杯,杯中液体倒映着沈亦臻一双招子清清楚楚,一饮而尽后复又开口。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

崔皓月在席间一直没有言语,这句词也还没唱完他便突然起身离开座位,信步朝着后院去了。
沈亦臻没有停下来,只是看着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才收回视线,接着表演。

结束时沈亦臻刚下台子衣服也没换,有个小厮上前跟耳畔悄声说了一句,大帅在后院喝酒。
没过多做停留,他便被领着去了后院。

不得不承认帅府里的后院打理得很好,各色的花也都正鲜艳,一路花团锦簇到豁然开朗,沈亦臻瞧见了一个湖以及湖心中的亭子。
身边的人不知何时消失了,沈亦臻远远看着独自喝酒的崔皓月也不说话。
沈亦臻原以为就会这么过一夜,似乎是酒喝完了,崔皓月才似有发现他一般回头望了过来,用着不大的声音叫了一声。

“沈亦臻,你能唱戏给我听吗。”
就给我一个人。

“…好。”
沈亦臻愣了一会儿回过神轻声应了一句。
觉得有些难过。

【求助】朋友上课和我告白被拒绝他现在在哭我该怎么办(完结)

601L
坟 贴?

602L
居然还有这个贴?我都快忘了。

603L
自那天以后就在也没有人说过话了=。=

604L
都大半年了,我毕业后就没怎么关注了,也不知道结束没有

605L
我觉得怕不是找不回来了吧

606L
诶,这个贴又活了?楼上一看就是已毕业的前辈们,顺带一提事情两个月前终于结束了。

607L
什么,都完结了???

608L
下届小学弟表示结局喜人[吃瓜. JPG]

609L
这件事半年前就没下文了,跪求告诉我后续!

610L
Ummm…反正这个贴子之后不会有人来了,那我就整理一下在楼下说吧。

611L
期待!!

612L
前排!!!

613L
是这样的~
自从带总丢了以后,女神每天都在以泪洗面,心急如焚,六神无主,七上八下…(省略n句成语)地想办法去找带总,当然最后找到了,女神表示他终于发现没有带总就活不下去了,卑躬屈膝地请求带总跟他在一起,英明神武的带总考虑了很久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于是他们现在很幸福,完美☆

614L
……你说的是女神吗?

615L
醉了[无语. JPG]

616L
我的女神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617L
表示+1

618L
你们还不相信了???这就是真相!

619L
楼上咋这么戾 气重呢[斜眼看. JPG]

620L
个人滤镜太厚了吧,怕不是带总的女 友 粉,女神的黑 粉吧。

621L
这么一说我也觉得。

622L
我觉得就是吧。

623L
你才是黑粉!不要随便给人扣帽子好吧!我明明说的这么客观。

624L
来人,把楼上黑 粉叉出去

625L
@孤红版主

626L
(*`н´*)我就打个字的功夫怎么怼起来了,顺便我不是那个黑 粉!

627L阿飞
行不更名做不改姓!你阿飞大人是也!真名如ID,那些话都是我说的!

628L
我靠这不是那个被版主永久封 禁的撕遍女神粉圈无敌手的那个黑 粉号嘛!

629L阿飞
没错!就是我!我又从地狱边缘回来了!

630L
楼上言语间透露着一股中二小学森的味道=。=

631L
顺便接楼上,不仅中二,语文功底也不怎么样。

632L阿飞
…你才语文不好,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好吧!

633L
还原真相!
事实上特别狗血,你们带总本来打算假装失踪让女神急一急的,谁知道刚出了医院就被绑 架了,真是chun…不提这个,总之他们把没有防备的带总放到了车里,半路带总醒了,肯定不可能乖乖束手就擒,于是他逃跑了,至于怎么跑的我就不多说了。
但车已经开出市中心很远了,总之不知道哪个地方,带总害怕他们找来,就藏了整整几个月,至于是真的藏了这么久还是不知道回去的路什么的,我们就不提了。
最后还是找回去了,涕泗横流的带总跟女神哭诉了半宿,女神叹口气说了自己的顾虑,带总立即表示不会让他的担心发生的,两个人就顺利在一起了。

634L阿飞
????????

635L阿飞
你怎么会知道细节的????

636L
嗯…总觉得很符合带总怎么办[噗呲. JPG]

63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爆

638L黑
那是因为你从被抓到获救的整个过程,我都在暗中保护你啊。顺便@秋刀鱼

639L阿飞
我靠(`皿´)凸黑绝你…给我等着

640L
这么说黑粉大大是带总了????

641L
居然…

642L
真相大白系列。

643L
所以带总黑女神的理由是啥呢???因爱生恨?求而不得?

644L阿飞
黑辣鸡卡卡西需要理由吗??

645L
…我的妈,我竟然无言以对

646L0
突然觉得有点萌女神X带总怎么办,高冷攻X炸毛路痴受啥的

647L
欢迎入我教!

648L阿飞
我呸!我明明是上面那个好吧!!!

649L秋刀鱼
好吧好吧你是你是…但是带土,你先把你手里的粉色发卡放下。

650L
噗哈哈哈哈,粉色发卡…带总画风清奇

651L
哄孩子的既视感,笑死我了╯∀╰

652L阿飞
辣鸡卡卡西,你给我闭嘴!

653L秋刀鱼
我走了。

654L阿飞
诶诶诶!!等等我!!!马上来!

655L
这算完结了?

656L
我觉得应该是

657L
时间正好,我睡个午觉去。

658L
拜拜ノBye~

659L
散了散了。

660L阿飞
等等!谁路痴啊!谁涕泗横流啊!你刚刚绝对是想说我蠢对吧吧吧吧!!!!黑绝你给我出来解释清楚!!!!!!@黑绝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老规矩,复制粘贴懂得啦↑)




和自己预料的不太一样,并没有想象中的各种惩罚,仅仅只是让他呆在住的房间内不让随意走动而已。

已经很好了。

沈亦臻总归是为这安排松了口气,不管是崔皓月还是别的什么人,他都不愿去伤害他们,任何人。

沈亦臻仅仅认为只是如此。

望着桌上整齐摆放的凤冠戏服,沈亦臻气的直发抖,指甲紧紧抠住床沿发出刺耳的声音。

就在刚才,崔皓月带着一干下人进了这间房,将东西都放到桌上了,这才走向沈亦臻俯身在他耳畔说了这么一句话。

“为了庆祝本帅成功攻入平息,今晚就有劳臻先生了,希望您能好好唱。”
“当然,可别丧着一张脸像现在这样。”

意味深长。

言罢便又带着一众人离开,独留下呆愣的沈亦臻。

『唱戏的和卖笑的有什么区别?』
『既然你这么喜欢笑。』
『那就笑个够吧。』

沈亦臻花了半个青年时期同崔皓月这么耗着,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崔皓月眼神中的含义。

沈亦臻,你要忍住。
不能意气用事,不能辜负了他们。

沈亦臻深吸了一口气,颤着的手伸向了桌上。

崔皓月坐在大厅的主位上,指尖敲击着扶手显露了他的焦躁与不耐。

〔小月,你听我说!哥哥我以后会成为最好的旦角儿!〕
〔沈亦臻,你不想成为父亲那样的军人?〕
〔…我才不要,我想去唱戏!〕
〔那,你要离开我吗?〕

指尖动作骤停,手掌脱离扶手时,依稀可见扶手上扭曲的掌印。

〔当然不会了,我学成归来就只唱给你听!〕
〔真的?〕
〔哥哥还会骗弟弟你不成嘛。〕

沈亦臻,你这个骗子。

盖被子

鲸鱼作为顾海“劳累”了一天,今天睡的比较早。
但是他大晚上的醒了。
因为他做了个噩梦,梦见上瘾还没拍完洲洲就不见了,所以他不仅醒过来了,还出了一身汗,用手支起身子侧头看了看床的另一边。
哦,还在。

“哎,因子。”下意识就这么喊了。
“……”没人应。

“zouzou?洲洲?”是睡了吧。
“…干嘛”

“没事儿,我就叫叫。”鲸鱼安心地把人的被子压的更实了些,这才躺了回去,正庆幸都是梦的时候一个黑影把他罩住了,是一大坨被子。

“大热天不说,你丫哼哼唧唧了一晚上还起来给我压被子是想热死我吗?!”某洲姓喵士眼神凶恶地看着那露在外面的两条大长腿,磨了磨后槽牙恨恨地如是说。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老规矩,复制粘贴懂得啦↑)

不用收拾,东西全叫人拿回去了。崔皓月临走前这么跟沈亦臻说了。

拿回去了,拿去哪儿了。
沈亦臻不愿意去想。

意料之外的是他并没有被崔皓月强行带回去,却也知道崔皓月没有什么耐心等着自己乖乖上门。

——我会离开这里!永远!

——试试看。
——你会回来的,沈亦臻。

恍惚间,耳边又是金属摩挲时发出的声音,令沈亦臻呼吸仿佛停滞了一秒。
抬头望了望天空,阴沉沉的云离地面极近,像是重重砸到他身上一样,沈亦臻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眼角余光忽然瞥见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摊子,柜台上摆满了剪刀,是卖剪刀的。

沈亦臻孤身前往那个所谓放着自己东西的,崔皓月的新宅。
门口的守卫兵见到沈亦臻的时候也只是惊讶地多瞧了两眼并没有出言阻止他的脚步,显然是崔皓月之前吩咐过了。

沈亦臻此时倒是十分希望有人能够拦住她。
没有人。
沈亦臻顺利进到了新宅的大院落里。
沈亦臻的眼睛死死的盯着。

他面前站着刚从屋里出来的崔皓月,正伸手准备将外衣套上,似乎要出门。

崔皓月见到来人难得的挑了一下唇角,穿外套的手也停了下来。
“我正准备带你回家来,你倒有些赶巧了?”

说的是“带”。
不是“找”或是其他什么字眼。

沈亦臻觉得他的身体正一寸一寸地被凝固,动弹不得,脸色也渐渐发白。

欢迎回家,沈亦臻。
他说。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复制粘贴懂得啦↑)

沈亦臻同意了。
戏班子里大都是些可怜人,没什么一技之长,全靠着这戏班子混口饭吃。

崔皓月是冲着他来的。
这个理由就足够沈亦臻不得不答应,崔皓月能干出什么事来,他一直都很清楚。
就像当年那样。
沈亦臻回想起过去下意识颤了一下。
他是不愿其他人受到伤害的。

班主临走前带着大家伙来看他,最小的孩子莲儿见着他也窝在班主怀里哭个不住,沈亦臻只是上前哄拍两下那瘦弱的小肩膀,环顾将所有人都看了个仔细,嘴角依旧是浅浅地弯着。

目送所有人的身影出了城门渐渐淹没在风沙里,沈亦臻深吸一口气,是干涩令人作呕的腥味,强把心中情绪下压。
该回去收拾东西了。
脚步转过来还未抬动半步,骤停。

崔皓月望着眼前这人,不知该如何动作。
他仅仅做了一个常做的事,上前抱住了沈亦臻。
沈亦臻身上有股不知名的香味,很淡,崔皓月说不上来是什么,只是觉得很好闻。不觉凑的近了一些,成功引得怀中人身体一僵。
“沈亦臻。”
嗓子哑的难受,崔皓月低低地唤了一声,失而复得后还无尽的想念带着淡淡欢喜。
沈亦臻觉察不出的。
只是颤。
像是被恶鬼捏住了咽喉。

崔皓月的眼神暗了下去,这才注意到他抓着的沈亦臻的左手,正紧紧攥成拳头。
“手,接的不错。”
来回翻弄着沈亦臻的左手腕,略用力按了按手腕中心,随即听到他的痛呼,崔皓月送开了沈亦臻,目光带着凉意。
“离家半年在安和进了这戏班子到现在,好玩吗?”

沈亦臻猛地一抬头,崔皓月嘴角正扭着笑,仅仅只是一个笑容,却让沈亦臻充满恐惧。

他要让沈亦臻知道,他不管离家做了什么。
唱戏,漂泊。

他全都知道。

没想好

架空+民国paro
军阀月x戏子臻
时间线不要在意0。<
兄弟向+囚禁有(大概?)+刀糖结局暂定
不喜勿入。
巨短慢更。

崔皓月打进平息城的时候,沈亦臻同他所在的戏班子都还没来得及撤离这里,班主怕这一大家子受到波及,忙差人前去打听消息,得到回信说是大概军队封了城,总之戏班子暂时出不去了。
相较于班主的心急如焚,沈亦臻倒显得镇定许多。

沈亦臻得知带军的是崔皓月的时候,隐约觉得心底有些不安却也没有急着催促班主离开,只是整日地坐在屋里喝着茶。
直到他在门口见到了班主的身影和那带着焦急和犹疑的脸走进屋内的时候,沈亦臻的心也慢慢沉了下去,像是求救不能反而被渐渐淹没的溺水之人一般。
该来的,还是来了。

崔皓月扣下了戏班子,指名道姓要沈亦臻这个人。

班主被崔皓月叫了去,本来就有些不满于崔皓月的行径却也不敢驳了他的面子。本想着见到崔皓月就先客气一番再委婉地回绝掉。

沈亦臻大概是半年前被他收留进的戏班子的,长得不差,嗓子也还吊得一手好戏,那双灵动的招子更是将那《百花亭》里的杨贵妃凸显得活灵活现,当即将他留了下来,也没细想他身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还找来了大夫给他医治左手,据说是伤着了筋骨以后也抬不动重物件。好在他也争气,那之后为戏班子带来不少的财源,于情于理他都不该丢下这个孩子带着戏班子逃命。

直到班主见到崔皓月的时候,一切都明明了了。

崔皓月,
为什么指名道姓要留下沈亦臻。

因为沈亦臻那一双招子
像极了崔皓月。

不知道取什么名儿好。

那什么,
觉得奇怪就多担待点儿☆

叶修刚回家一打开门看见屋内的景象叹了口气,王杰希又趴在茶几上睡着了,旁边的电脑都还没来得及关,屏幕把他的脸照得森白。

记不清是这个周第几次,叶修换好拖鞋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电脑给关上,又将王杰希摇醒把迷迷糊糊的他给送回卧室,几乎每天必做。

听说是公司和别人竞争高位,工作只能去做。叶修知道不仅仅是自己,王杰希和他一样都在为了这个小小的家做着自己的努力。


谁知道这种平淡东西的保质期
能够撑多久…?


“就这样吧。”
但先提这话的,是王杰希。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四周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叶修扔掉了手中抽完的烟头并用鞋尖蹍灭最后的火星,盯着已经平贴于地面的烟蒂片看了半响这才抬起头看向站在面前似乎被遗忘了很久的王杰希脸上带着笑,状似平常玩笑般的口吻地接下了王杰希说的这句话。

并不会想着为了挽回去做什么,王杰希一向理智的过分,他既然先提这话那就是真的没有这方面儿的想法。
不管之前两人如何,那都是以前。

他一向分的很清楚。
和他做事一样,一样的条理清晰明明白白。

“行啊,哥没什么意见。”叶修如是说。

王杰希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定定地看着叶修的脸,直到叶修不太自然的别过脸才收回了视线,只是觉得喉咙发紧,不由得伸手松了松领口,没有丝毫的迟疑转身迈步离开,似乎是说了什么但叶修没听清,最后他连同背影一起都隐在刀割寒风中。

这风吹的有点儿冷了。

叶修这么想突然打了个喷嚏瑟缩着脖子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阻断了雪花想要钻入衣服内的机会,扭头朝着反方向踏着积雪,逃似的也离开了原地。

大家都知道,明白什么意思就够了,再留在这里吹风就显得矫情。

当然。
王杰希不会这么做,叶修也是不傻子。

【求助】朋友上课和我告白被拒绝他现在在哭我该怎么办(6)

501L
该说什么才好我。

502L
这楼也太6了吧,各路人马聚集

503L
你也不看看楼主是谁[撑杆微笑.jpg]

504L
话说各位都看到成绩了嘛

505L
木叶我记得是今天出成绩。来自毕业学姐的问候

506L
今天去看榜的时候,宇智波简直不要太拉仇恨了,今年大三第一又是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并列。大二也被女神牢牢占据,我们这些学渣只有仰望的份儿。

507L
楼上说出了我的心声。

508L
说多了都是泪。

509L
你们难道没有人发现,女神不是宇智波的人吗!哪里来的宇智波拉仇恨!

510L
这一看还真是

511L
这楼上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学院里谁不知道带总承包了女神的所有事情,包括她的姓氏!

512L
hhhhhhhhhhhhhhhh楼上我看你骨骼惊奇有没有兴趣被我打一顿啊?一看你就是带总x女神党的,逆我西皮不可原谅!

513L
这位盆友,你绝对是故意的吧,
说女神用“她”23333

514L我是511
什么,不约,不感兴趣,没有故意。

515L
我怀疑,找这种情况看,你们觉得这楼得开多久他们才能成。

516L
来吧,我最喜欢赌了。

517L
赌一包辣条,还早。

518L
我赌五毛,快了。

519L旋鸟
赌一张拉面招待券,我也押快了。

520L秋刀鱼
靠,这种时候你还在玩,@旋鸟  

521L秋刀鱼
快来帮忙啊,把他捆住。

522L旋鸟
什么,我这里没有绳子。

523L
究竟是有多凶残你们才需要把带总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524L秋刀鱼
@旋鸟   找止水,他那儿有。

525L旋鸟
收到,我马上去

526L
虽然很可怜,先容许我笑一会儿
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27L
止水学长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啊。笑死xx

528L牙鸟
@于力   我这儿打不了电话,
先说一声,你记得把冰箱里的番茄洗洗再吃。

529L于力
好的,哥哥

530L
这回复速度简直了。

531L
宇智波的兄弟情真让人感动

532L
就是说啊[抹眼泪.jpg]

533L
我说你们就没人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534L
这也不用想,肯定是文学老师

535L
诶,你怎么知道的✨

536L
还有谁能够自带特效的啊喂

537L
楼上这个槽深得我心

538L
愚蠢。

539L
教授总是和老师一起出现啊

540L
因为我们除了上课时间都呆在一起啊✨

541L
啧啧啧,楼下的吃吧,上好的狗粮管饱

542L
[撑死.jpg]

543L
啧,走了。

544L
好嘞✨

545L
风一样的来,又风一样的离开

546L旋鸟
我回来了我说,累死我了

547L
快快快,小天使告诉我们发生了啥

548L
对对对,请你吃拉面

549L旋鸟
好吧★是这样的。
因为听助说是叔他被上了一节心理课后,似乎是大喊“感受到了世界带来的绝望”决定上吊来着,实在是太可怜了,我的土叔。

550L
虽然是这么说,我怎么就这么想笑呢

551L旋鸟
我照约定说了,你记得请我吃拉面啊

552L
对拉面深沉的爱啊

553L
所以知道了发生什么,后续呢?
我们不是一样的什么都不知道嘛

554L
我在思考,现在这种情况很复杂啊。
总之就是女神被带总告白,然后女神因为担心带总只是玩玩而已而义正言辞地拒绝掉了,带总就死缠烂打开启哭包模式。
出了车祸以后带总躺在病床上抱着希望再次告白还是被女神拒绝顺带附赠了一节心理咨询课程。
于是在感受到来自女神…不,来自世界的绝望之后他决定上吊(???)现在被女神与他的小弟捆得结结实实。
不,我还是想问问,在医院这么做不会被保安打出去吗???

555L
楼上好总结,稍微的跨度有点大啊。
不过打出去是肯定…不会吧。
我怀疑带总十分地乐在其中。

556L
你那个迟疑的语句hhhhh
别把带总说的像是个hentai一样啊喂

557L
何必呢,只要把之前楼主所说的给带总看,并且两个人好好聊聊解开误会不就好了吗。

558L
这你就不懂了吧,电视剧要是这么演完全就一集完结,还看什么看呢

559L
可这不是啊,这一路下来看的我都急死了。

560L
完全就是,天然女神的痴汉总裁。

561L
我觉得更像是,黑化总裁的艰苦追爱记

562L
毫无违和感。

563L
笑死个木叶了,我们水了多久

564L
不知道,不过感觉很久了

565L
总感觉下一秒就会有大新闻发生

567L于力
你们的大新闻来了,贤二丢了

568L
还好我的预感没有错…什么????????

569L
?????????

570L
???????

571L
woc?????????

572L
太刺激了吧

573L
什么玩意儿??
565你来我不打死你???

574L
都冷静一点

575L秋刀鱼
什么!他跟我说他想喝鸡汤我就…

576L
都赖你,不早点答应就不会出这档子事

577L
楼上说的太过了啊,这种事情又勉强不来

578L
就是,楼主别难过了,不是你的错

579L
@秋刀鱼   现在你想怎么办。

580L秋刀鱼
我…不知道。

581L
要是贤二出了什么问题,你等着宇智波和你慢慢算。

582L
斑斑,别生气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啊✨

583L
闭嘴。

584L秋刀鱼
对不起…我会想办法找到他的

585L
对不起你跟他说去。

586L
都半个小时没人说话了,教授吓死我了

587L
…教授的气场跟个黑涩会老大一样,吓死我了。

588L
现在还能怎么办

589L
能怎么办,我们只能祈祷带总不是遇到危险了。
不然我感觉楼主会被教授弄死的

590L
啊啊啊啊啊,怎么这两个这么多事啊

591L
好了好了,别说了
说多了我们也不能做什么

592L
他一定会没事的啦,大家还是别瞎猜

593L
我就消失了几天怎么就这样了????
@秋刀鱼   你给我出来,男神怎么会丢了!!??????

594L秋刀鱼
抱歉。

595L
除了道歉你还能说什么啊!

596L
花痴妹子别说了,楼主自己本来就很自责了

597L秋刀鱼
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598L
我告诉你,我也不管你有多少粉丝,多少帮手。
只要一天没找到男神,我就会找你一天麻烦

599L
靠,妹子,你这么说就成人生威胁了啊。

600L
妹子,我说你这也太过分了。

拂晓

开头瞩目。
说是应该算偏亲情一点吧。
总之最后G27无疑。
↑以上都接受那就开始吧

[1]

太阳刚刚露头,带着温暖的气息吹拂整个世界。无不揭示着,每当所有事情告一段落后,总是寓意着新的篇章开始。

“喂——!!蓝波别跑!”

“十代目!小心!!”

耳边传来一声熟悉且焦急的呼喊,正追赶着蓝波的沢田纲吉来不及转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将自己罩住。顿时,周身一片扭曲。

“这是…诶——!!!”

是十年火箭筒!!!我被十年火箭筒射中了!!!

怎么会这样!

狱寺隼人见到蓝波摔了一跤将火箭筒弹向身后的沢田纲吉不由得出声提醒。只听见“嘭”的一声,四周虽烟雾弥漫但除了倒地哭泣的蓝波外不见任何人影。

“可恶!蠢牛!!看你做的好事!十代目被你弄丢了!!!!”

一把抓起地上的蓝波,狱寺隼人抬起他的拳头试图给蓝波一个颜色看看时,一旁的墙头传来小小的声音阻止了狱寺的打算。

“住手,狱寺。”

狱寺隼人抬头一看,好似见到救星一般,立马放下了拳头但身体却因为极度的愤怒而颤抖,脸上的面部表情都皱成一团。

“Reborn先生…十代目他…”

“阿纲他应该是因为十年火箭筒又故障所以没有与十年后的自己交换。”

小小的身影,黑色的西装,一顶黑色的帽子上趴着绿色的变色龙。Reborn双手垂于身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么说着,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放心,十年后的大家会好好照顾他的。”

天空才刚刚亮起,是早晨的清爽。沢田纲吉再度睁开眼时,是一片前陌生的树林里,有些无奈的慢慢后脑勺,叹了一口气。

“蓝波这家伙…完全都不知道这是哪里,说起来十年后的大家都怎么样了啊…”

还是先去並盛好了。

啊,真是…校服都变得脏兮兮的。

想到这里,沢田纲吉重新鼓起信心,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泥土。一边抱怨着,一边打量这座陌生的树林,试图在记忆中想起並盛有个这样的树林。

“Stop, che gente!”
[站住,什么人!]

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令沢田纲吉全身僵硬,语言十分陌生,从来没有听过。除了在英文课上学到的“stop”以外半句也没听懂。

怎怎么回事,完全没听过的外语,这里难道…不是日本吗!

以为火箭筒将自己送到其他的地区的沢田纲吉下定了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蓝波,让他收好十年火箭筒的决心。直到听见枪栓在背后响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心头。

等等…五分钟早就过了吧!

完蛋了!